产后不到4个月就重回赛场“女皇”小威要复出了

发稿时间:2021-02-26 09:28:57

汽车导航地图下载【】收徒.习近平领航军民融合:在共建共享中持续推向深入

http://img95.699pic.com/photo/40037/1647.jpg_wh300.jpg?67016

跨年晚会新玩法:不争抢明星注重文化内涵

  内部已经乱作一团 仍在拼命寻找对手

  北约病急乱投医(环球热点)

  据外媒消息,北约(北大西洋公约组织)30个成员国国防部长会议近日以视频方式举行。会议围绕重大安全问题、加强北约威慑力与防御部署等议题展开讨论。其中,旨在更新北约战略构想的所谓“北约2030”成为会议焦点。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在讲话中再次炒作所谓来自中俄的“安全威胁”,引发外界关注。

  北约又拿中俄说事

  综合外媒报道,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在此次北约防长会议上发表了题为《北约2030——在竞争日益激烈的世界中加强联盟》的讲话。斯托尔滕贝格提到“俄罗斯的军事行动有增无减”,“中国的崛起正在从根本上改变全球力量平衡,加剧了经济和技术优势的竞争”等内容。会议召开前,斯托尔滕贝格就宣称,将对“中俄威胁”进行广泛讨论。

  这不是北约第一次拿中俄说事。据外媒此前报道,2019年12月,北约伦敦峰会发表联合声明称,“中国日益增长的影响力及其国际政策,带来了联盟需要共同应对的机遇和挑战”。2020年12月,北约发布未来10年改革报告“北约2030”,称尽管俄罗斯在未来十年仍将是北约的主要对手,但北约“必须更加认真地思考如何应对中国及其军事崛起”。

  美国《国家防务》杂志网站近日刊文分析,北约成立于冷战初期,初衷是防御苏联。冷战结束后,北约一直致力于打击其他威胁。文章还指出,“北约正在产生新的‘战略概念’。更加注重应对中国日益增长的军事能力——这是北约最新改革内容的一部分”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此次北约防长会议还宣布,将在2021年连续第七年增加北约国防开支。斯托尔滕贝格强调,安全是北约繁荣的基础,但“军事实力只是答案的一部分”,北约必须在“军事上保持强大、政治上更加团结,并在全球范围内采取更广泛的方法”。

  北约离心倾向加大

  “此次北约防长会议,是为今年的北约首脑峰会预热,具有很强的政治目的。”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崔洪建在接受本报采访时分析,当前,北约成员国普遍在抗击疫情和复苏经济上面临巨大压力。在经济和民生领域受挫,它们希望靠强调政治和安全议题展示自身实力,表现自己在国际事务上依旧能发挥主导性。

  作为冷战产物的北约,眼下正面临一连串问题:内部不和、转型乏力、前途迷茫……在联盟内部,近年来也不乏“北约过时”“北约脑死亡”等唱衰论调。

  彭博社近日刊文称,北约目前存在三大难题。一是“联盟内部国防开支不平衡”,“在所有国家都遭受疫情重创的情况下,相关争论将在未来几年持续存在”;二是“来自阿富汗的挑战”,“经历20年痛苦交战后,成员国对执行北约军事任务的热情很少”;三是“在对中国的态度上,同盟存在实质性分歧”,“许多北约国家尤其是欧盟希望与中国建立牢固的经济和技术关系,这将削弱北约的凝聚力”。

  “北约正在极力找寻其继续存在的目的。”俄罗斯卫星通讯社这样评价。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王勇向本报指出,为加强内部团结和增加军费开支寻找合理性,这是北约竭力炒作“外部威胁”的主要原因。

  “在内外矛盾影响下,北约离心倾向不断加大,刺激该同盟提出新的‘战略概念’,表现‘团结’。”崔洪建指出,近年来,北约给自己开出一些药方,寻找继续存在的空间。一方面,提出所谓“政治北约”,即通过加强政治磋商来协调、平衡各盟友的战略目标,重整同盟内部关系,参与全球战略竞争;另一方面,加快“北约扩张”,这包括地域上向东扩张以及加强与域外国家的合作,还包括安全目标上从传统安全向非传统安全领域扩张。

  冷战思维不合时宜

  “当前,全球经济增长困难,各种社会挑战不断涌现。北约如何证明,在不具备生产力的战争机器上,每年花费1万亿美元是合理的?”俄媒提出这样的问题。该文还指出,中国不是试图摧毁西方国家的敌人,北约的逻辑不符合事实。此外,2020年末中欧达成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投资协定表明,对一些北约成员国来说,“与重要的贸易伙伴搞对抗,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”。

  “北约与现实世界的矛盾如此明显。”有外媒这样感叹。把其他国家列为假想敌,能治好北约的“病”吗?答案已经很清楚了。

  在崔洪建看来,所谓“政治北约”只是开启了讨论与磋商的进程,但没有提供解决方案,各成员国在战略目标上仍存在差异。在未来的发展中,北约如何与欧洲自身的安全防护能力建设兼容,仍然是一个巨大的难题。尽管同盟内部的一些矛盾可能会被暂时搁置,但它并没有消失。

  北约拿中俄说事,显然是头痛医脚,药不对症。崔洪建分析,北约存在的根基是冷战时期西方国家对苏联形成的共识。但在目前的国际格局下,北约在中俄相关问题没有形成共识。在这种情况下,成员国的战略目标分歧将继续存在,并不断投射到北约的内部矛盾中。可以说,北约一直未能完全适应冷战后国际安全环境的变化,也未能解决成员国面临的实际问题,这导致一些成员国对联盟的信心持续下降。“北约的整体观念机制和内部分歧拖累了联盟的发展,因此它很难实现真正的转型。”

  王勇指出,当今时代,各个国家和地区之间经济联系日益密切,北约仍固守冷战思维,显得不合时宜。一味炒作、夸大其他国家的“安全威胁”,将加剧国际关系的紧张形势,破坏经贸、应对气候变化等领域的国际合作,与当今时代潮流背道而驰。“在当前疫情形势严峻、各国经济复苏压力巨大的背景下,主要国际行为体应摒弃冷战思维等过时观念,不搞封闭排他的小圈子,维护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多边国际体系,围绕共同利益加强团结合作,为抗疫复苏凝聚合力。”

【编辑:王禹】
来源:南方日报网络版  责编:热播